首页>动态>行业报道

核观评论|最后的核安全峰会时间:2017-03-10

北京时间2016年4月2日,第四届届核安全峰会元首级会议落下帷幕。这个奥巴马一手组建起来的国际核政治聚会一共举办了四届,随着奥巴马的总统任期今年结束,今后将不会再有多国政治元首出席的核安全峰会。不过这一议题将会持续下去,常规的部长级会议仍会继续举行,今年12月,下一次核安全峰会部长级会议将在维也纳召开。

从2010年的华盛顿,到2012年的首尔、2014年的海牙,2016年,核安全峰会又回到了它最初的举办地美国华盛顿。六年时间,四届峰会,每一次举办都由于云集多个政治领袖和备受瞩目。如今峰会闭幕,我们可以回顾一下这个超级峰会的历史。


核安全峰会还是核安保峰会


首先正本清源,“核安全峰会”恐怕是核工业界层级最高、流传最广的误译。


涉核相关有著名的三个S:Nucelar Safety(核安全), Nuclear Security(核安保), Nuclear Safeguard(核保障)。在核能界,这三个S的含义有着严格的区分。2014年上届核安全峰会之前,中国原子能机构副秘书长王毅韧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经解释过三个S彼此不同的内涵:


通常意义上的核安全,指从保护公众及环境不受放射性危害的角度出发,采取措施确保核设施的正常运行、预防事故发生、限制可能的事故后果;


核安保旨在防范恐怖分子获取核材料,保护核材料和核设施不受破坏,指在核材料的使用、储存与运输过程中,对盗窃、蓄意破坏、未经授权获取、非法转让等恶意行动采取的预防、探测和响应措施;


核保障本质上是一种国际核查机制,以防止核武器扩散为基本目的,当事国作出国际法律承诺,将自己的全部或部分核材料和核活动交由国际原子能机构核查,借以向世界表明其全部或相关部分核活动用于和平目的。


不太严谨的简单理解,核安全是核设施本身运行安全,核安保是核材料不被恐怖分子获取,核保障是国家层面防止核武器扩散。在国内的政府职能上,核安全主要由核安全局进行安全监管,核安保和核保障则主要是国防科工局负责。


奥巴马一手操办起来的Nuclear Security Summit其目的是防范涉核恐怖主义,无论从会议名称还是会议内容,这个峰会准确的翻译都应该是核安保峰会。只是对于非专业人士来说,涉核的问题很容易简单理解为核安全问题,并不清楚其背后特定的内涵,于是从第一届峰会开始,在中国核安全峰会就这么一届届叫了下来。


不过在具体的议题中,作为一个级别甚高的国际会议,峰会讨论的内容也确实不仅限于核安保,核安全话题也常常出现在峰会领导人的发言之中。


大国政治聚会


无论是G20,G7还是APEC,恐怕没有哪个国际性会议能够像核安全峰会这样一次聚集如此多的国家政府首脑。


此次峰会中,共有52个国家和四个国际组织的代表参会。据核电观察统计,52个国家中,包括中美两国在内,有37个国家出席的是该国的总统、主席、首相、总理、国王、副总统等元首级政治首脑,另外15个国家则有外交、能源、科技等政府部门部长级代表出席。四个国际组织分别是联合国、欧盟、国际刑警组织和国际原子能机构,全部是机构领导人出席会议。如此多的政治领袖参与,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超级政治聚会。

这也并不意外,峰会的高等级折射出核技术的政治威慑力;另外,美国的超级大国地位也再次显现无疑。  


讨论涉核议题,有核技术能力是上桌的必要条件。四届核安全峰会,国际大国几乎无一缺席。某种程度上,峰会的出席国反映了各地区有政治影响力的国家都是哪些。中美日韩德英法这些国家自不必说,中亚的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东南亚的泰国、印尼、越南、马来西亚,中东的沙特、以色列、约旦,南美的巴西、智利、阿根廷,非洲的埃及、南非、尼日利亚、阿尔及利亚。这些出席国虽然未必在峰会上有多大的话语权,但是上桌就代表了在地区的政治影响力。核能,从来不单纯是能源问题,政治、外交、军事的多重属性是核能区别于其他能源形式的重要特点。


而能把这些国家凑到一桌,现今世界也只有美国能够做到,其超级大国的影响力再次显现。回顾其诞生,核安全峰会可以说是奥巴马上任美国总统之后打出的第一张外交大牌。2009年4月5日,奥巴马在访问捷克期间在布拉格发表演讲,认为核恐怖主义是全球安全最严峻的威胁,并提出美国政府将在第二年召开全球峰会讨论核安保问题。这时,奥巴马才刚刚上任不到三个月,可见这一峰会的举办,是奥巴马团队早有打算的政治主张。随后2010年,首届峰会在华盛顿召开。


如今,奥巴马连任的任期将在今年11月新一届美国总统选举之后到期,核安全峰会也走到了最后一届。这个有着强烈奥巴马印记的峰会,贯穿了他整个八年总统任期。而核安保问题并不会因此结束,作为峰会的遗产,部长级核安全峰会将继续举办,今年12月,维也纳将迎来首次部长级核安全峰会。


峰会的政治属性不仅于此,国际事务的变化在峰会也有所体现。首届核安全峰会有47个国家出席,第二届、第三届有53个国家出席(新增罗马尼亚、丹麦、匈牙利、阿塞拜疆、加蓬、立陶宛),而今年的第四届却减少一个变为52个国家,少掉的那一个,是此前三届都参会的俄罗斯。 


乌克兰危机之后,美俄交恶,至今未有解冻迹象。美俄两国拥有全世界最多的核武器和核材料,此前通过合作,俄罗斯大量的核武器材料铸剑为犁,变成美国核电站的燃料,此次未能出席峰会,不得不说是峰会的一个遗憾。而乌克兰则四次峰会都未缺席。


当然,还有两个有核国家也从未出席,他们是伊朗、朝鲜。不过伊朗虽然缺席,伊朗问题并未缺席,历经多年谈判,伊朗核问题终于迎来曙光,此次峰会上,国家主席习近平除了参加峰会之外,还应邀参加伊朗核问题六国机制领导人会议。


至于朝鲜,我们无法评论。

中国与核安全峰会


尽管峰会是美国主导,议题设置是核安保,不过这也是一个难得的国际政治舞台。中国的核观点如何,在这样的舞台上由国家元首来阐述,无疑是最佳的场合。

四届核安全峰会的历史,中国有胡锦涛和习近平两位国家主席各参加两届。中国在峰会上的四次发言,见证了多个对核工业界影响深远的第一次。我们简单回顾一下:


2010年华盛顿峰会,时任国家主席胡锦涛出席,提出合作应对核安全挑战的5项主张:各国切实履行核安全承诺和责任;巩固现有国际法框架;加强国际合作;帮助发展中国家提高核安全能力;妥善处理核安全和和平利用核能的关系。此系我领导人首次在国际多边场合专门就核安全问题作出政策宣示。 

2012年首尔峰会,时任国家主席胡锦涛出席并提出新形势下增进核安全的4项主张:坚持科学理性的核安全理念,增强核能发展信心;强化核安全能力建设,承担核安全国家责任;深化国际交流合作,提升全球核安全水平;标本兼顾、综合治理,消除核扩散及核恐怖主义。


2014年海牙峰会,习近平主席全方位出席峰会,首次提出我“核安全观”,强调应坚持理性、协调、并进,把核安全纳入健康持续发展轨道,倡导建立“公平、合作、共赢”的国际核安全体系。


在今天刚刚结束的峰会上,习近平主席再次发言,在海牙峰会提出的“公平、合作、共赢”的基础上,提出强化政治投入、国家责任、国际合作和和安全文化。(全文见今日二条)


对中国而言,参与核安全峰会有多重意义。


其一,我国周边核扩散形势严峻,通过构建国际核安保体系,有助于我国家安全。


其二,我国领导人出席峰会,做出政治承诺,会转化为国内的努力,有助于提高自身核安保能力。


其三,通过峰会这个舞台,向世界展示了我国作为核能发展大国的核安保努力,有助于提升国际形象。同时,我领导人讲话强调,核安保是国家责任,不能影响所有国家和平利用核能和采取适当措施的权利,赢得发展中国家的信任。


其四,与美国加强合作,丰富与美国新型大国关系的内涵。中美一个是在建机组最多的国家,一个是在运机组最大的国家,两国合作可以起到很好的示范作用,打消其他国家的疑虑,提高核领域国际合作水平。


其五,促进业界企业交流,宣传我国核能成就,推动我国核电装备,技术,服务,燃料等走出去。此次峰会期间还举办了核工业峰会,中核董事长孙勤应邀发言,中广核总经理张善明应邀出席了会议。



关于
公司简介
董事长寄语
企业文化
荣誉资质
领导关怀
发展历程
视频刊物
投资者信息
定期报告
临时报告
公司治理
投资者教育与保护
投资者热线
解决方案
产品设计理念
武警信息化建设
核电实物保护方案
案例
核电实物保护方案
武警信息化建设
平安城市
动态
公司新闻
行业报道
人才
招贤纳士
联系我们